当前位置: 直播访谈

李燕浅谈礼仪与文明(一)

时间:   来源:
  (19:06)李燕:同学们好!听说大家都来自于著名的鲁迅中学,今天我给大家不是讲课,就是聊天。聊一聊我们老祖宗的传统文化,聊的过程里头大家也会有一些想法,我们“教学相长”,互相交流交流自己对老祖宗共同的一些体会。好象以往一提起谈传统文化,给人一种感觉就是好象离我们很远,好象有很深的历史隔膜,其实这是一种误解。这种误解多半是由于“文化革命”十年浩劫文化断层造成的,形成了一种文化代沟。现在国家特别重视传统文化,振兴国学。有人说了,这些东西都是老学究们从事的东西,和我们有什么关系?其实这些传统的文化就在我们身边,就在我们身上,就在我们“遗传基因”里面。我们生活处处事实都离不开传统文化对你的影响,因为我们这个民族的文化和世界其他文化体系都有一个不同的方面,就是世界上那么多文化体系,一个一个经受不了历史的考验,灭亡了,断掉了,重新开始了,延续的时间非常短。而能够从三皇五帝之前,时至今后如浩浩长江,无一日一时一刻休止的,那就是大中华文化体系,几千年不断,万世一系,成为我们中华文化的第一个大的特点。第二个大特点就是包容百川,在整个发展过程中间,全部流域里面的水都是聚拢在长江,所以在开始源头的地方你跨越长江很容易,你能够一分钟就可以跨过去,大家开过这样的玩笑,那儿是涓涓溪流,但是在漫长的流域过程中间,汇纳百川,呈汹涌澎湃之势流入大海,中华文化也是这样,这就是中华文化的第二个大特点,就是具有巨大的包容性。

  (19:06)李燕:中华民族大家都知道由56个民族构成,大家都有一种文化认同,这样构成中华民族的灵魂的特点。那么,认同的过程中间,实际上在这块神圣领土生存的我们各个民族的祖先,大家都把自己的文明相互的交流、融合,形成了这样一个“大中华文明”。为什么加一个“大”字?它不仅在我们自己的神圣领土上起到社会发展的“软件”的作用,“灵魂”的作用,而且影响到我们的国境之外,影响到世界。特别是当今世界,我们每天看到的新闻最多的是什么?就是惨烈的战争,甚至没有道理的战争,是死亡,是灾难,是恐怖。有人说,现在发展到高科技阶段,进入“信息化时代”了。但是高科技给我们带来了什么呢?爱因斯坦很早感觉到,在二次大战时候,当他建议发明了原子弹以后,当原子弹第一次使用了以后他后悔了,他认为这个“科学越发展越没有人性”,这个时候他才明白,我们搞科学为了什么?这个时候他还有一点不明白的,就是把“科学”和“科技”混为一谈,科学和科技不是一回事,科技是生产力,必须用文明统领才造福人类,才能成为物质文明,反之它是物质野蛮。在这里出现了一个重要的概念问题,就是“文化”和“野蛮”的区分。

  (19:07)李燕:现在生活当中经常提到,注重文明礼貌,尤其现在开奥运,国家开放了以后,各国的宾客到我们这里来,总涉及到一个文明礼貌的问题,表面上看起来就是文化礼仪,而且过去经常讲,我们中华民族乃是文明礼仪之邦。这个“仪”是仪式的“仪”,这说明他有一定的表现形式,但是在传统文化里,礼仪文化相当重要的一点,还有一个“礼义”,后面还有一个“礼义”,这是重要的涵义,这涵义的核心是什么?《论语》上讲的“礼之用,和为贵”,通过孔子弟子之口讲出来的孔夫子的思想:“礼之用,和为贵。”现在大家都很熟悉了,在国内构建和谐社会,在国际上我们希望能够获得一个,营造一个和平的国际环境,只有这样才利于我们的发展。这里很重要的一点,就是怎么样人才能够达到“和”。从人类的本性上考虑,从全人类本性上考虑,现在全世界基本上都有这样一个认识,人是从鸟兽逐渐进化过来的,或者说演化过来的,变化过来的。在我们传统文化里面,把我们人作为“万物之灵”;有各种动物、植物,但是最具有灵性的是人。我们有一个很智慧的头脑,你跟老虎打,打不过老虎,可是为什么现在人能把老虎关在笼子里面还要买票看,就是它脑子不如人好使。从这里逐渐发现人身上有两个性质;一个是动物属性;还有一个是社会属性。现在人谁都不承认说“我是动物”,都愿意承认“我是人”。人区别于动物在于人有社会属性。在这里动物属性最极端的表现就是食肉动物的绝对的损人利己,老虎要吃你,没有商量,你说老虎请你别吃我,我现在比较瘦,等我胖了再吃我,或者说我身上没有什么调味品,我可以给你买一只全聚德烤鸭,老虎如果会说话的话,“等你买来的时候我知道你在哪里?还不如现实一点,我是很现实主义的,我现在就吃你”。跟它没有什么道理讲,它不这样它不能生存,老虎吃你,狼吃兔子,这个没有商量。当然我们从一些电视节目里面看到动物世界里弱肉强食的画面,我们会感觉很野蛮。人的动物属性走向极端的话也是比较野蛮的,从古到今的这种毫无道理的杀戮,我们都认为野蛮,从屠杀鲸鱼,屠杀我们认为非常可爱的动物,一直到屠杀同类我们都认为是野蛮的行为。

  (19:07)李燕:还有人的另外一方面就是人的社会属性,我们古代从群体发展,最后脱离了动物群的感觉;人是高智慧的,理性的认为我们个体的人是不能生存的,我们需要形成人之间正常的组织结构,这样保证我们能够相对平安的正常的生存,这种互助、互利、互相依赖的理性观念决定人已经脱离开了动物群,变成了社会属性的人。这种互助、互利、相互关照,甚至发展到一个极端,可以舍己为群,为了群体的生存,这个部落的酋长看到野猪冲过来了就自己冲上去搏斗,浑身都是血,他把野猪杀死了,然后把野猪的肉分给大家吃,他自己也得到一块,大家都尊敬他,这样的人大家拥护他为部落的领袖,时间久了,凡是能够给群体带来利益的人大家都非常尊敬他。包括有的女子,她很能生育,生孩子生一个活一个,还会养孩子;在古代人口对一个族群的发展是至关重要的,大家都选她当族长 ,我不同意讲“父系社会”、“母系社会”,这是为了生存的很朴素的道理,大家希望有一个头能够保证我们这个群体有组织的、非常理性的相互协作,对抗外部落的侵害,对抗天灾,对抗种种疾病,总而言之一切影响我们生存的因素,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,都能够尽量的克服,那我觉得这就是人的社会属性。这里面形成了一种经验,这个经验大家通过语言、文字传授下来,这个才是文明。文明的核心就是互利、互助、相互关照,我们可以统称为一个字,“善”,在儒家思想里面就是“仁”,一个“人”字旁,一个“二”,几乎大部分的学者都这样认为,什么叫仁?“仁者二人”,道理很简单,我是人,你们都是人,我饿,你们也会饿,我冷你们也会冷,大家能够相互关照。所以就人的社会属性而言,集中一点表现为“互利、互助、总之一字就是“善”,他们的经验积累就是文明。

  (19:08)李燕:这里同样有“阴”必有“阳”,《易经》上讲,“一阴一阳之谓道”什么是“道”,道理、真理,你不知道文明,你就不知道野蛮,你不知道野蛮就不知道文明,两者对照。对损人利己的行为我们认为是野蛮,这两者一定要分清楚,如果不分清楚的话,我们就很难谈文化,因为现在到处听这个“文化”,那个“文化”,好像把“文化”这个词滥用了。实际上“文化”这个词是很高尚的,它是“文明以化”的简称,用文明教化大家;什么叫“化”?大家都接受才叫“化”。毛泽东年轻的时候讲过这么一段,我觉得还是对的,什么叫“化”?“彻头彻尾彻里彻外之谓也”,就是说有这么一种思想,一种道理,你从始至终愿意接受它,从心理到外表行动上都愿意接受它,这才叫“化”。日本侵略者侵占我们的时候,他想奴化我们,让我们当奴隶,我们都不愿意当,所以他化不成。我的父亲是一个老教育家,李苦禅教授,要在世的话今年应该是110岁了,他非常喜欢他的一个老学生,就是现在尚在世的80多岁的老演员杜澎,他曾经演过《四世同堂》里的钱老爱国诗人。这个学生小的时候“非常淘气”,但是“淘气”得非常招人喜欢,那个时候北京沦陷,日本侵略者占领了我们的古都北京,进行了奴化教育,教大家学日语,他教日语的目的是为了让中国人成为日本的“皇民”,“皇民化”,这位杜澎带着男同学们在后面给老师捣乱。日本教员带着前面念单词“阔你西哇”(日语你好),他带着一些同学在后面讲(去他妈的),老师觉得不对,又换一个词,“哦哈有”(日语早安),杜澎在后面讲(狗哈腰),就是汉奸的意思,后来被日本教员听出来了,被开除了。杜澎一辈子历史上有这么一次很光荣的开除,就是他的心境反映出中华民族的心境,我是中国人我怎么能接受“皇民化”呢?不接受,所以你化不了我们!所以被化应当是自觉自愿。

  (19:08)李燕:我们大家都接受文明,重要的方式是通过教化,教育,我们为什么办学校,古代叫教化,通过教育来传播我们的文明,这样把我们先辈的文明一代一代传下去,有的通过文字的载体,有的通过语言的载体,这种教育、教化的过程,我把它总结为“三个学校” :第一个学校叫作“小学校”,你生下来接触的是父母,亲戚家庭环境,这是对你最初的教育,这很重要,你的第一个老师是母亲。生下来发出的第一个音是“妈妈”,第二个是“爸爸”,全世界大部分民族都这样叫。第二个学校就是从幼儿园开始到大学毕业,研究生,博士生,我把他叫作“中学校”。还有一个“大学校”,社会的人文环境,这很厉害的,你从小听什么,耳濡目染,对你的潜移默化相当重要,如果周围的人他表现不文明,行、动、做、卧、走感觉总别扭,怎么别扭,跟场合不太协调,该严肃的时候不严肃,该认真的时候不认真,老师在那里很认真的备课,很严肃的讲课,他在底下嬉皮笑脸。比如说升国旗的时候应该很严肃的肃立,向国旗行注目礼,但是他在那里东张西望,让人感觉很不严肃。尤其是从小通过一些娱乐形式,听了很多病句,比如说一些流行歌曲,没有经过“两个权威”的检验,一个是广大群众,一个是历史时间的检验,一时因时髦拿出来了,里面有很多病句,你从小老听这个,生活在病句的环境里面,现在有相当多的年轻学生他的母语水平比英语水平差,为什么?英语语法不对,不及格,分数到不了,可是母语呢?由于大家都适应了病句环境了,好象都能听得懂,所以我们现在有的年轻人写出来的文章没法看,病句太多。这就是社会人文环境在“文化大革命”以后形成了文化的断层,这个断层应该说稍稍一注意,就发现它表现在方方面面,比如说今天我谈的“礼仪”和“礼义”。

  (19:59)李燕:头几年提倡好像是礼貌运动,还要从最初级的礼貌语言学起,“您好!再见!欢迎再来!”微笑服务,“请问您想用一点什么?”还有从国外学的,你刚到超市,有服务人员过来,“请问我能帮您做点什么?”甚至对着镜子训练微笑,在我看来我觉得这一方面是必要的,但是另一方面比较可笑,因为古人讲,“情动于衷而行于言”,这个“衷”就是“无动于衷”的“衷”字,你心里头真正有这样的想法,你才能自然表现在肢体上表情上,如果你心里头对服务行业收入不多,每天站着,空气不好不满意,你的微笑很勉强,所以有时候我接受这样的微笑,我不但得不到轻松愉快,反而产生一种恻隐之心,怜悯之心,我觉得她太苦了,在这样的环境下还做出微笑,真的难为他们了。我们谈礼貌的时候想,顾名思义就是礼的外貌,它的意义在哪里?他的意义实际上就是刚才我们说的,能够调整我们人之间的正常的关系,保持正常的人际关系。现在有的时候我们常常遇到这样的情况,小伙子和姑娘经过长时间的恋爱终于举行婚礼,当然都打扮得很漂亮,原来的同伴们都来捧场,凑热闹,新娘子打扮得很漂亮,有小伙子多看两眼,爱美之心羡慕之心都可以理解,装着喝了一点酒,实际上没有醉,有点动手动脚,人们把这个叫“非礼”,也就是说,人的种种情感要有一定限度的表现,超越了这个“度”,大家就认为是非礼,在这个“度”之内就是合乎“礼”的。其实岂止在礼貌方面,实际上言、谈、坐、卧、走,方方面面都表现出你本身的素质,你群体的素质,你民族的素质,所以我们对这个方面来说,不要把它看成太小得事情。

  (20:00)李燕:孔夫子讲过这样的一段话,他说我到一个国家,对老百姓的教育程度我很快就能够了解,从哪里了解,看他待人接物,说出话来温柔敦厚,是受到诗的教育的结果。在待人接物当中,在他的言谈话语中间,感觉到他看法很通达,是读过古代文书的结果,“书教也”。感觉他的喜好是良性喜好,没有恶性的喜好。现在我觉得有一些人有一些恶性的喜好,抽烟没完没了的抽,年龄不大就抽,甚至有女孩子抽女士烟,我是跟“林大人”一样“禁烟”。孔夫子的话是说,发现他的爱好都是良性的爱好,喜欢听一些高雅的东西,喜欢看一些比较真正有文化的作品,言谈话语各个方面感觉到这个人很有文化层次,孔夫子认为他是受到音乐教育的结果。又发现这个人讲话有逻辑层次、思维很严密,讲话很有条理,一定是受到过像《易经》那样的哲理教育的结果。还发现他在该严肃的场合就严肃,该节俭的地方就节俭而不奢华,该肃穆的时候就他会表现得非常合适的肃穆,这一定受传统“礼”这个方面文化教育的结果,“恭俭庄敬礼教也”。他这个自然段的最后一句就是“属词比事《春秋》教也”什么意思呢?他谈现在的事情总是联系古代发生的事情。后来的马克思曾讲过这么一段话,就是,历史往往有惊人的相似之处。我们现在总是重复历史,只可能重复两个方面:一个可能是重复野蛮的方面,一个是重复和发扬文明的方面。或者说一个是可能重复古人的教训,一个是接受古人的经验,基本上就是这两个方面。书里孔夫子那个时候说的“国”跟现在说的“国”意义不一样,指的就是诸侯的封地。可见在待人接物的方方面面都能体会出“礼仪”的重要意义。刚才这一段话没出现在大家都知道的代表孔夫子和他思想的《论语》里面,而出现在《礼记》里,是两千多年前的这么一部经典,这个经典究竟是由谁做的,我们不做太细的考究,但它是集体劳动的成果,它汇集了祖先两千多年前我们一些礼仪方面的文明,记录的非常细致,从那上面可以看到,我们祖先是多么注重“礼”,它上升到什么程度,就是上升到“人”与“禽兽”的区别,我们现在都承认我们主要属性是“人”;除了骂人不好听:“你不是人”。

  (20:02)李燕:在这样一部两千多年前的典集出现,那个时候,全球、全世界,绝大部分国家、地区,民族尚处在“茹毛饮血”的阶段,而我们国家在礼仪方面已有相当系统的细致的文明记录。固然有一些随着时代的变迁,有些形式仪式没有必要继承的,但就其礼义方面讲仍然有延续,就像它这部书里面明确表示的,“礼”就是好比我们原来挡水的“水坝”,我们认为水坝旧了,我们需要更新水坝,怎么更新呢?只能在原来的基础上我们修理加固加厚。如果你采取另外一个方法,把原来的水坝扒了再来一个新的,这岂不要造成灾难?尤其是经过了汶川大地震大家都知道,崩坝的结果是什么?洪水的灾难,洪水猛兽不得了!古人在形容我们怎么样继承先辈留下的礼,而且发扬先辈的礼这样文明的时候,用这样的比喻我觉得非常恰当,所以现在我们读一读我们祖先礼仪文明的记载,对我们今天,在和平崛起的过程中间,在树立中华文明新形象的过程中间,我认为还是非常有现实意义的。

  (20:02)李燕:在《礼记》开章特别强调这么一点,就是说猩猩和鹦鹉都可以学人说话,但是它终归是禽兽,而人有别与禽兽,就是在于人讲礼仪,明确的提出了这个观点。在生活当中大家感觉到有一些行为很可笑,我们吃东西,动物也吃东西,这是共同的,但是我们吃东西和动物吃东西不同。拿水果,拿的时候抱着这样吃,大家觉得特别可笑,因为它很接近啮齿动物吃东西的习惯,啮齿动物没有犬齿,前面有两个的很大的门齿,中间是空的里面后槽牙,像兔子、松鼠这样吃,它必须这样磕,磕了以后存在两个腮囊中,用臼齿慢慢磨慢慢吃下去。如果是在吃鸡的时候,扯了鸡腿以后这样吃大家就觉得很不文明,因为我们发现食肉动物吃的时候主要靠犬齿,动物园把牛肉扔到笼子里面,老虎扑上去这么用犬齿撕这个肉吃,我们吃东西有某些方面比较接近于动物大家就觉得不文明,至少觉得很粗鲁。所以古代宴会里面如果吃肉的话都要把它切成小块,我们古代的宴会上不是光有筷子,也有刀子,也有叉子,有出土文物为证,刀叉不是西餐所独有的,中国早有,后来我个人估计可能宴会上有人撒酒疯拿刀子把人捅伤了,或者喝醉了拿着叉子捅着自己的腮帮子,后来就废除了刀叉,用很文明的两个棍儿,筷子,那个文明极了,拿起来,尤其你们要注意看记录片,当年周总理宴请外宾的时候那个文明举止堪为楷模,请外宾,主宾在那里,总理在那里陪着,拿起筷子来,加一点菜,给客人布菜,示意,表示主人对客人的尊敬,轻轻的放下筷子,举起酒杯,稍一沾唇放在这里,意思到了,泱泱大国之风,因为到这里是一种外交礼仪,只要表示出对外宾的尊敬,宽厚相待,泱泱大国之风就表现出来了,不是真吃,拿筷子挑一大筷吃,你在家里可以,在重要场合不行。礼仪不是一个小事,特别是在重要场合,在古代宴会里面把肉切成小块,孔夫子讲,“割不正不吃”,割的块很整齐,有人讲,孔夫子太挑礼了,其实你仔细想,古代的宴会一般不是像好朋友,哥们姐们一起吃,一般都举行盛大的仪式,祭老祖宗和我们最崇拜的天,我们是靠天吃饭,这个时候在这个礼仪上,这个肉割的正反映严肃,主人有时候先把肉切好了,表示对宾客的尊重。在古代我要说的就是在生活中间,他要求处处表现为老是为别人着想;礼貌的表现总是顾及到社会影响。就说赴宴,或者到朋友家里这都很讲究的。

  (20:03)李燕:比如说在路上忽然遇到自己的老师了,要大步走上前去向老师问候。而不要遇到老师了以后东张西望,跟马路那边的人说上话了。我们现在有时候发生这样的事情,某个人跟人家握手的同时眼睛看着别人,这表现得不够礼貌,尤其是自己有一定的地位。还比如说,走在路上,有的地方是登上高岗,有的地方看到城楼比较好看,顺便上去看看,你处在高处的时候不要大声喧哗,指手画脚,因为扰民,人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,古代的时候事情比较少,比较安静。比如说我小时候在北京,有一辆小汽车在四条胡同以外来我们就能听见。我小时候,尤其是晚上出来卖硬面饽饽的老头,他的声音绝对没法跟现在这些社会上我们听到的噪音比,他就用他的肉嗓子吆喝一声,四条、五条胡同都能听得见,至今我还记的清清楚楚,他也不扰民,声音很低,不像现在声音老是达到90分贝,甚至100分贝以上, 我开玩笑到有一些地方,听不到“贝多芬”,总听到“多分贝”。小的时候我印象深极了,硬面勃勃的老头的吆喝(硬面饽饽…)传得很远,现在你一嗓子出去,不带麦克风没有人听得见。过去古人讲,你到高岗上,不能大声喧哗,特别是行车在路上,驾车你不能在车上大声的咳嗽,不要大声说话,也不要站在车上指手划脚,这都是扰民。还要求在人多的地方进城了,一定不要驾得太快,那个时候不是汽车,是马车,必须要保证“尘不出轨”,保证尘土不能超过轴距,基本上没有尘土,这都是教人处处替别人着想,哪像我们现在看到有的人暴富买一辆宝马,刚下完雨,他也不管,噌!过去了!为什么现在洗衣粉卖得快?可能就这个原因。

  (20:03)李燕:当年据周总理的司机回忆,周总理在世的时候他坐车处处考虑到行人的利益,有一天早上周总理照例坐着他的专车上国务院上班,在路上周总理忽然轻轻的拍了他的司机的肩膀,司机以为前面有什么情况,因为跟周总理多年工作的人都很有警惕性,“总理,前面有什么情况?”“没有什么情况,我是想昨天晚上下雨了,前面都是水洼,车开的慢一点,不要把水溅到群众身上。”乍一看这都是很小的事情,但这反映出周总理处处替群众着想,替别人着想,所以实际上“ 礼仪”表现在“礼义”方面,无处不在,核心一点就是考虑到别人的利益。刚才我讲“仁,二人也”,我是人,你也是人,我怕脏水溅到衣服上,同样别人也怕。我以聊天的形式谈我们老祖宗的文化,大家感觉很近吧?我想他跟我们有关系,所以我才坐这里跟大家聊,如果和我们毫无关系的事,比如说有一个星,它是黄金组成的,离我们多少光年,还有人说有一颗星是钻石的,离我们多少光年,很无聊!我们谈“古”是为了“今”,谈《礼记》也是这样,先告一段落吧!

编辑:
打印

发表评论

笔名:

匿名发表

免责声明

①凡本网注明"来源:国际版权网"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稿件,版权均属国际版权网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。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"来源:国际版权网",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
②本网未注明"来源:国际版权网"的文/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,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如擅自篡改为"来源:国际版权网",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
③国际版权网对任何包含于或经由本网站,或从本网站链接、下载,或从任何与本网站有关信息服务所获得的信息、资料或广告,目的是为公众提供资讯,服务社会公众,不声明也不保证其内容的有效性、正确性或可靠性;

以上声明之解释权归国际版权网所有。